一茕二白白

讲故事给你听呀

《是梦久应醒矣》下

彩衣镇一向好月色,从街头到街尾一溜边的灯笼,照得人间有情人笑眼开,照的蓝忘机背上琴,腰间剑清冷的蓝光都变成一汪暖融融的柔光。

蓝忘机着白衣,就这么遗世独立地走在这样的月色里。

民间七夕,又是夜晚,最为热闹。有几个当垆卖酒的小姑娘老远就偷偷瞧着蓝忘机,羞红着脸,莺声燕语喁喁传来,有大胆的冲着蓝忘机那里喊到:“小郎君买酒不买?自家的糯米酒。再甜也没有啦!”

蓝忘机闻言脚步微滞。

他神思一瞬恍惚,似乎看见身畔的江面的小舟上,立着个十五六岁的黑衣少年。

那少年抱着个圆滚滚黑亮亮的小坛子,故作老成地单手提着坛子大口喝酒,不成想小舟晃荡了一下,坛子浅浅的泛出些酒花儿溅出来,直溅进他眼里,化成了亮晶晶的星辰。

蓝忘机想着这场景几乎喘不过气来,许久才转身,走到那家买酒的铺子前端正站好。

蓝忘机说:“两坛。”

满脸喜气的小姑娘利落地沽两坛子酒递给蓝忘机。

蓝忘机拎着麻绳把酒提在手上,到避人处御剑飞行,麻绳连着的酒逛的厉害,他想了想,还是把两坛子酒珍而重之地抱在了怀里。


片刻,至夷陵,乱葬岗。

蓝忘机究竟也不知道,魏无羡身死之地在这偌大乱葬岗的何处。

无处可祭,蓝忘机干脆就提着酒到魏无羡曾经住过的几间屋子去。

三年已过,这几间屋子也能当的起年久失修四个字了。

蓝忘机把琴端端正正地放在跟前的桌子上,两坛酒置于琴前,他伸手,掀开酒坛的封盖,酒香就在一瞬间那么柔和地把蓝忘机包裹了起来。

大概是酒香浓郁,蓝忘机似乎是呛的微微红了眼角,可自家酿的糯米酒哪里来这样大的酒气?然而听闻姑苏蓝氏禁酒,如此反应,倒也情有可原。

魏无羡此时寄身于蓝忘机发间的玉兰花精魄已经三年有余,散于天地间的神魂回复地七七八八,云深不知处静谧,一梦三年至今才悠悠转醒,竟然是生生被这酒香,馋醒的。

魏无羡迷迷瞪瞪醒过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不甚清醒的脑子这样想着。

魏无羡懒懒地从玉兰花上飘下来,坐没坐样地倚在蓝忘机旁边,撑着脑袋打量他淡色的眼。

魏无羡心道:“蓝湛呀蓝湛。要是知道这样窘迫的样子都给我瞧着了,怕是要嫌弃我了。哎呀不对不对,只怕蓝湛这世上最嫌弃的本就是我……”

蓝忘机这幅样子落在魏无羡眼里看了许久,他不甚清醒的脑袋终于缓缓运转。

这是什么地方?

蓝湛带酒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端方自持的含光君,这副模样,是在做什么?

魏无羡堪堪清醒就被心底里涌出的许多猜想惊的哭笑不得。
魏无羡道:“蓝湛!含光君!你完蛋了!偷偷祭奠我这个大恶人。给蓝老头知道了……可了不得!”

蓝忘机似有所感,定定地朝着自言自语的魏无羡望过去,魏无羡吓了一跳,就这么撞进了他淡色的眸子里去。

蓝忘机这样看着他,让他忍不住地幻想,蓝忘机言语深情,唤他姓名。

蓝忘机竟真开口:“魏婴……”魏无羡大气不敢喘地看着他,连蓝忘机伸手似要抚上他脸颊也未曾记得躲开。蓝忘机的手伸过来,穿过了他看不见的身影,若拂过一阵烟尘。

魏无羡喘息微乱,心里乱七八糟溢出许多不知名的情绪。

魏无羡心道:“要遭要遭!看蓝湛这眼神,要是当年蓝湛跟我似的,随身的钗钗环环,信口的甜言蜜语,修仙界怕是连我站的地方都没有了。”

蓝忘机定定地看着身旁的一片虚空,费了老大得劲似的把头转回去,自嘲地摇摇头,忽的伸手,单手提起一坛酒仰头就喝。

魏无羡急道:“哎哎哎!”

感情这酒带来,不是给我喝的啊!

魏无羡带着几分不开心地看着他,明知道魂魄喝不成这酒的,自己也不知道在闹什么情绪。

蓝忘机喝的很急,水流顺着他的脖颈滑下来。忽然,毫无征兆地,趴在桌上像是睡着了,连原来摆的端端正正地琴都被他推歪了些许。

魏无羡忽然心念一动,心道:“哎呀,蓝湛怕是醉了不成?醉了就睡。乖成这样。好想欺负欺负他。哎我真坏啊。”

边想边不由自主地凑过去,离他纤长的脖颈近的十分,又忽然愣住。

他这哪里是要欺负蓝湛!

他难道刚才想亲亲蓝湛不成?

魏无羡离蓝忘机这样近,又忽然楞在这里,颇有几分骑虎难下的样子。左思右想许久,歪过头悠悠吸了一口蓝忘机脖子上蜿蜒流下的糯米酒精魂。

蓝忘机这时衣袍微动,魏无羡干了亏心事正心虚,赶紧吓得缩回玉兰花中不敢再动。

———————————————————

魏无羡十三年后重又在藏书阁一梦醒来,竟然把前尘往事全都记起,抱着蓝忘机悄悄说:“蓝湛蓝湛!你听我告诉你件事。”

蓝忘机认真地看向他,魏无羡忍不住揉他头发,心道:“蓝湛一乖起来,我就想欺负他,这毛病怎样都改不了到是真的。”

魏无羡于是截了话头偏不说偏不说,把他的蓝二哥哥撩的着急。

魏无羡这才哈哈笑着道:“蓝湛!我的好蓝湛!我伴你十三年你竟都没找着我。还说思我念我,你这《问灵》曲,修的实在是不好,还教人呢。”却不曾想自己的魂魄是受他琴音召唤而来一段。

于是蓝忘机就在这个下午,安静地,听完了魏无羡在他发间,伴着他过的十三年岁月。

魏无羡道:“早知道你是先睡再醉,我当年在乱葬岗就该吧你的‘醉’看完了再藏起来!好蓝湛,你告诉我,当年你去祭奠我,可有一诉别后相思之情?”说到话尾处,音调上挑,又是与蓝忘机初见时十五六岁的轻狂模样。

蓝忘机道:“你……真想知道?”

魏无羡急道:“当然当然!”

蓝忘机盯着他:“无羡。”

魏无羡又是一阵呼吸微乱。

蓝忘机沉声道:“羡羡。”

魏无羡不由自主地捂住心口。

蓝忘机眼底里的情绪快要溢出来:“阿婴。”

魏无羡连连讨饶道:“好了好了!蓝湛你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想知道了!”

于是蓝忘机听话,闭了闭眼,也就把过往的情绪全都抛回脑后,不说话,只是抱住他。


“无羡。”

“羡羡。”

“阿婴。”

…………

“我好想念你。”

评论(3)

热度(201)

  1. hhhhhhhhhhhhhhh!一茕二白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