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从入坑到爬墙都没能听上追凌同人歌的可怜人。

《冰冷的五三在我脸上胡乱地拍》3

#六一快乐呀!

#亲到了甜甜的阿凌,思追小朋友的六一就很快乐



蓝思追固执地认为,哪怕金凌嘴上一直不承认,想和他一起违反某条校规,身体却早就已经做了呢。

哎?

晚自习课间,金凌咬着今天份的吸管,慢慢悠悠地走出教室透气。

才不是因为蓝思追跟着蓝老头儿出去抓偷偷压操场的小情侣不在教室他没有人陪感觉无聊了才出门!

金凌狠狠咬了一口吸管,又垂头耷脑地嘟囔道:“才不是呢……”

金凌从三楼走下去一楼,又从一楼往回走,来来回回走过去的人,金凌看着都像是秀恩爱的小情侣。他凶巴巴地想着蓝思追咬吸管,灯光昏暗,映的他可怜兮兮,如同走失了父母的小娃娃。

金凌慢吞吞走到了二楼和三楼的拐角,胳膊忽然被一只手抓住,他吃了一惊,手里的罐子掉下来咚的一声,又骨碌碌滚去好远。

金凌被人用一只手一把拖到了楼梯间,期间奋力挣扎,未果。

不但没挣脱出来,还被那人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嘴。

金凌又急又怒,正想着哪个人敢恶作剧到我头上?打定主意狠狠咬他一口的时候,忽然身后的人贴在他耳边道:“阿凌别动,是我。”

蓝思追?

金凌放松下来整个人向后靠过去,靠在蓝思追身上。刚刚蓝思追说话声音小的很,最后两个字几乎是气声,吹在他耳朵边上,一块皮肤都发烫。

金凌被蓝思追做贼似的行为弄得有些紧张兮兮的,也压低声音问他:“躲什么呐?”

蓝思追把金凌整个儿抱在怀里,满意得不得了,于是顺着他的话讲:“躲蓝启仁老师呀!”

金凌在黑暗中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你犯什么事儿啦?”

楼梯间外来来往往的人群,他们见惯了在拐角里搂搂抱抱的小情侣,倒也没有对他们二人侧目。

蓝思追紧紧搂着金凌缩在一片阴影里,他状似无意地一偏头,嘴唇碰到了金凌圆润的耳垂:“校规,第十二条。”

金凌颇有些紧张地继续小声道:“谁记得第几条校规是什么……”

哎不对……

禁止早恋。

这个他记得。

金凌气呼呼地推蓝思追搂住他的胳膊:“大骗子!”

蓝思追顺从地松开手:“阿凌,我可没骗过你。”

金凌还是气呼呼:“你昨天才说你帮蓝老头儿打手电筒。”

蓝思追道:“是呀,我知法犯法,罪加一等。阿凌,为了你我才犯这法,你还推开我?嗯?有良心没有?”

金凌呛他:“为了我个头啊!你跟蓝启仁那老头儿告我的状去啊!”

蓝思追对他伸出手:“别的事儿就算我替你担也没什么,这事可不行,这法我一个人犯不了。只能难为你和我一起直面老师的怒火了好不好?”

金凌本来往前一步,大半个身子已经在教室里透出的灯光下了,听见蓝思追的话,往里偷偷走了一小步,把通红的脸藏在阴影里,别过头故意不去看蓝思追,却别别扭扭地把手伸出去。

夏天的蝉鸣声……果然还是太讨厌了啊!

一个宿舍里每天总要有个勤劳点儿的早早地起床,弄出点儿动静来,旁的室友才能接二连三揉着眼睛坐起来。

比如蓝思追。

蓝思追起床收拾好之后,先去把蓝景仪推醒,把人赶到卫生间去洗漱。再爬到自己的上铺去,把金凌枕头边上,自己前一天定好的,一直响却从来没起过作用的闹钟划掉。

蓝思追轻轻唤道:“阿凌?阿凌?醒一醒,要迟到了。”

金凌睡得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没了平常呛人的气势,整个人嫩的掐出水来。

蓝思追给他揉揉脑袋,听他抓住自己的袖子慢慢坐起来,奶着声音问:“几点啦?”

蓝思追扶住他的背,看一眼下面,蓝景仪还没有从卫生间出来。

四下无人。

蓝思追凑上去,凑到他的阿凌跟前,轻轻吻住他。

金凌整个人都还没醒过来,蓝思追突然这么凑过来亲他,他一下子反应不过来蓝思追正在做什么,只觉得蓝思追头上的运动头带,蹭到他额头上的皮肤,有些微的痒。

金凌乖巧地给蓝思追亲亲啃啃了片刻,突然转过弯儿来,伸手就想推蓝思追。

蓝思追最后轻轻亲了他嘴角一下,抓住他的手。哑着嗓子道:“这是上铺,危险,别推。”

金凌手被蓝思追抓住,挣脱不开。若是像前一天晚上那样,到还好,两个人在很暗的地方,谁也看不见谁偷偷红了脸。现在天光大亮,两个小朋友清早就在床上搂搂抱抱,刚醒就亲亲摸摸。

也该……害羞了。

金凌结结巴巴:“几,几点了啊?”

蓝思追看一眼手表,盯着表盘半分钟,满脑子阿凌好软好甜,就是看不清楚时针分针走到了哪里。

金凌自己一按手机:“七点二十了啊……”

蓝思追严肃地点点头,从上铺爬下去的时候,脚在横岗上略微滑了一下,差点摔下去,把金凌吓了一跳。

金凌被这一吓,清醒了不少:“等等!蓝思追!七点二十了!”

蓝思追还是那副严肃的样子:“嗯。”

金凌急了:“要迟到了呀!第一节就是蓝老头的课!”

怪不得校规里禁止早恋,早恋果然让人堕落。

蓝思追这才把散乱的思绪收回来:“你的书包我……昨天晚上收拾好了。走吧,一起上课去。”

金凌利索地从上面窜下来,接过蓝思追手里的书包。

“嗯。”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