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从入坑到爬墙都没能听上追凌同人歌的可怜人。

【忘羡】《相思》短篇完结HE

#微博旧文




蓝忘机受邀在外赴清谈会,端着杯茶已经是第四次出神。

蓝曦臣近日总是神思恍惚,蓝启仁不放心他出门,再加上云深不知处如今多了个恼人的魏无羡,所以这几日别家有清谈会,他总是要捎上蓝忘机的。

这家家主先前客客气气地说了好些,天色已晚,不如在此住一宿明日再走的话,蓝启仁不知是不是借机不回那个有魏无羡的云深不知处,居然半推半就地应下了。

蓝忘机在蓝启仁应下时,微微抿唇,开始第一次出神。

这时候魏婴在做什么?平日里该是在静室里无聊的翻箱倒柜,等他回来。若是他推门进房,魏无羡是立时就要翻身上床装睡,每天如此,从来装不腻。他被骗到过一次后,再也没信过,只是每天看他睡得那样好,都忍不住要放轻脚步。

蓝忘机一看到魏无羡,就心里柔软地不知道要怎样对他好才算好。

那家主已然絮絮叨叨地讲到了,当地民众前些日子受了什么凶尸恶鬼所害,又是如何应对的。蓝忘机凝神听了两句,第二次开始出神。

前两日和魏无羡一起去夜猎,除了一户人家作恶的精怪,出了门,已是月上中天。街道上没什么灯光,小镇上,街道缠绵蜿蜒,星亮的如同少年的眼。魏无羡本来兴致很好地哼着不成调的曲子走在他身旁,忽然转头看他,一脸小得意道:“我们湛湛真厉害啊!”

蓝忘机心里出神,面上不显,旁人见惯了他面上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也只当他一直在听那家主说话。

修仙世家多喜檀香,这户人家也不例外。这会客厅里就飘着蓝忘机熟悉的檀香味。可魏无羡不在这里,就没来由地让他想起从前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的样子。

蓝忘机垂手时,忽然一张折好了的纸,慢悠悠地从他袖中飘出来,落到他脚下。蓝忘机看着有些眼熟,拾起来打开看了一眼。

那是一幅画。画中人是少年时的蓝忘机。他正襟危坐,鬓边却别了一朵开得正盛的花。底下一行字,是他的字迹,写的是绵绵情意,却可见少年风骨。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蓝忘机盯着这张纸,第三次走了神。

这张纸已经微微泛黄,但看得出是被人妥帖收着的。纸的边缘有些磨损了,大抵是主人太过喜爱,时时要拿出来看着的。

这是魏无羡十五岁时画的蓝忘机。

魏无羡回云梦之后,蓝忘机把这张纸小心收藏起来。本来是不想再取出来看,却鬼使神差地一次又一次地翻出来。还在上头题了字。

蓝忘机的字,端方清隽如其人,其实并不适合写这些软绵绵的情话。可魏无羡把纸张从静室的一个匣子里翻出来的时候,却觉得这是他见过,最好看的一句话。心里一高兴,就忍不住想捉弄蓝忘机,晚上偷偷把纸藏在他的袖子里,想等他发现,看他害羞。

蓝忘机想通这纸的来历,心底里涌出的笑意几乎忍不住要蔓延到眉梢眼角,只得端起一杯茶遮掩。

又忍不住地去想,魏无羡分明千杯不醉,每每喝了酒,都要耍赖地说醉了醉了,要喝蓝二哥哥亲手喂的醒酒茶才能好。

也许是因为今日回不得云深不知处,见不得面,蓝忘机想起魏无羡的次数格外的多。这许多次神出完,已经由几个门生引着各家名士去休息。

这一夜月色如水,是美景,却恼人。

好容易到了第二日,蓝忘机早早告辞,托词有事,先行一步回了姑苏。

往云深不知处去的台阶幽静且高深,尽头处远远站着个黑衣裳的人。

那个黑衣裳的少年笑着大声道:“夜不归宿!蓝湛你能耐了!”

蓝家不可急行,蓝忘机只能在台阶上慢慢走,心里莫名有些近乡情切的紧张。

魏无羡大喊:“平生不会相思——”

清晨,山中还是更深露重,蓝忘机的衣裳粘上了些露水,伴着一山青翠,微微的凉。

魏无羡继续道:“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蓝忘机台阶已经走下大半,魏无羡却一刻也不能等了,飞奔着跑到他跟前一把圈着他的腰紧紧抱住他。

蓝忘机突然分心去想,连卯时都还没到,魏无羡就已经起床在山顶等他归来了吗?

魏无羡搂着他的腰懒懒道:“好困啊!蓝湛我们回家去。”

一时间,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在外无时不刻心里牵挂,庭有美景却无心欣赏,一见到这个人,便端方全无,便如浮云,如飞絮,如游丝。

大概因为相思。




评论(9)

热度(297)

  1. hhhhhhhhhhhhhhh!一茕二白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