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讲故事给你听呀

【江澄】《可采莲》短篇完结

《可采莲》

莲子,药名。

味甘、涩,性平。

可治心悸失眠,有养心安神之功效。


云梦的傍晚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江澄跟前摆着个酒坛子,并一盏残酒于杯中。一坛酒底下静静沉着些莲子,一颗一颗,是胖乎乎的喜人。

江澄又一次执杯,把酒盏里藏着的,云梦山水间隐隐缠绕着的莲子香气一饮而尽。

今日未至傍晚已是一片雨雾蒙蒙,江澄不免回屋早了些。往回慢慢走时,却看见云梦一户人家娶亲。

在很多年前,江澄还小的时候,云梦就有自古传下的习俗。家里娶新妇,要请一户家境殷实,儿女双全的人家来,让那户人家家中的小儿在门口唱几句寓意吉祥的童谣。

虞夫人虽不待见魏无羡,可远亲近邻有人家娶新妇,求到莲花坞,她也总是把江澄和魏无羡一起,作为家中娇宠的小儿,带去那户人家,为新妇祈福。

江澄和魏无羡二人,小时候做惯了一双观音画上的童子。左右江家是云梦最显赫的家族,每有人家娶亲,都是他们两个,在门口蹦蹦跳跳,嘴里还含着主人家的桂花糖,含糊不清地唱着些譬如:“牵郎郎,拽弟弟。”之类的歌谣。

那时候,衣兜里是满满的糖果,脚下大红色鞭炮的碎屑一路绵延下去,望不到尽头。

少年不识愁滋味。

当年嫁衣红妆的小姑娘,如今儿子竟也娶亲,江澄路过时还得了主人家热情送来的莲子酒。

回到了屋子里,江澄鬼使神差地揭了酒的封盖,倒下一杯酒尝一尝,莲子香伴着些许苦涩,和许多年前,他和魏无羡偷偷跑到后厨去尝到的味道一模一样。

可又到底有什么不一样了?

是了,是魏无羡不在右手边了。

江澄再倒一杯酒,突然想起他幼时是如何带着魏无羡偷喝莲子酒的。

魏无羡机敏又淘气,拍着胸脯说若是被发现了,就让江澄把过错都推到他脑袋上,左右虞夫人也不能再多厌烦他一点了。

江澄不屑地心道魏无羡脑子不灵光,若是魏无羡担了过错,免不了一顿罚,可若是他担了,姐姐去求求情,多半就没事了。

两个小少年做贼似的绕过许多江家来来回回走着的门客与家仆,到了厨房里头,魏无羡溜上前去对着厨娘吃了糖似的嘴甜,只说是练剑饿了,来拿点心吃。

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江澄挑眉打手势,让他偷偷拿酒去。江澄于是蹑手蹑脚去翻柜子,寻到一个圆鼓鼓的小酒坛,拿了就跑。

魏无羡遥遥瞥见江澄得手,笑嘻嘻地端着厨娘给的一碟点心也跟着跑了出去。

点心如何?正好下酒。

两人偷偷躲在房间里装作大人样喝酒,江澄喝一口就皱眉,不大喜欢这辛辣的味道。魏无羡却喝的双眼都发亮,自己喝完了,咂摸咂摸还想喝江澄的。江澄瞪他一眼,端起杯子一干而净。

江澄不知道旁的人第一次喝酒是什么情状,只记得他和魏无羡分着喝完一整坛莲子酿的酒之后,不知什么时候就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睡着了。

再醒来时也是这么一个傍晚,江厌离熬了汤送到江澄房间里去,看见两个小醉猫儿似的半大孩子,醉红了脸趴在桌上睡得香。江厌离抿着嘴偷笑,摇了摇头走上前去轻轻退醒两个弟弟,等他们揉着眼醒过来,再一人给乘一碗汤去去酒气。
喝了汤,江厌离一手牵着一个,带两个小朋友去找虞夫人吃晚膳。江澄和魏无羡虽说成天一同满莲花坞的闹腾,讨人嫌又讨人喜,可见了虞夫人,多少还是有些怕,缩着脖子乖乖在桌上坐好了。

吃过饭就是夜晚,云梦漫天的星子映着连绵的湖水,比少年半酣时节的梦还绵长。

江澄把一坛莲子酒喝的见了底,他终究不似少年时酒量浅,几杯就醉。可一坛酒喝下去,像是被云梦的水雾蒙上了眼,也有些微醺。

江澄执一盏酒,听见门吱呀一声打开,迷迷瞪瞪地偏头去看,模糊间只看到一双黑色的靴子走进来,上头丝线绣了九瓣的莲。

来人身上挂着江家的银铃,随着脚步叮当叮当作响,略微驱散了些江澄的一腔醉意。江澄努力抬头去看那走来的身影。
大抵是来人开门时吹进来的风太凉,才会迷了人眼。江澄彻底睡过去之前这样想。

金凌走进来后兴冲冲地喊:“舅舅!我今日去……”

走近前突然止步噤声,看见江澄趴在桌上醉的睡着了。

金凌存了一天新鲜见闻没处讲,颇有些不开心地把江澄扶起来带他去休息。

金凌吃力扶着江澄行走间,听见江澄在睡梦中模糊叫骂,凑过去也听不清,干脆当做没听到。把江澄安顿好后,自回房去了。

“你小子……还知道回来……”



END

评论(9)

热度(114)

  1. 总有刁民想害朕一茕二白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