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从入坑到爬墙都没能听上追凌同人歌的可怜人。

【追凌】《你一定也不喜欢我》短篇完结HE

原著设定的先婚(gou)后爱(liang)

车注意

 

一.

良辰吉日,蓝、金二家喜结秦晋之好,遂成金玉良缘,把金家的小公子金凌,嫁给了蓝家同辈的蓝思追。

自古男婚女嫁,儿女皆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金小公子同古往今来多少怨偶一样,心里对这桩亲事不满意到十分,可再不满意,也只能乖乖坐上轿子一路颠簸到姑苏去,没有半点法子。

修仙世家平日里仙风道骨,形容举止不似在人间,可在成婚一事上凭空多出人间烟火气,铺红妆十里,沿途吹吹打打,和王孙贵族家办亲事没什么两样。

金家这辈没有女孩子,只有金凌一个小主子,要嫁也只好嫁金凌,满族上下都自觉不能亏待了他,亲事办的比上一辈最受宠爱的仙子还要盛大。

金凌在家时就看见雕梁画栋挂满红绸,来来往往具是喜气洋洋的门生家仆,一腔心事,又愁又怒,没办法,没处发。出嫁这一日,金凌早早被人拖起来,穿好大红喜服,是男子故而不带盖头,身上挂着的江家银铃的穗子都换成红色,非要带走的爱宠仙子脖子上都扎朵红花。江澄在旁看的心酸,小小的人,转眼这就要成亲了。

再最后由金家人为他点一次朱砂,以后,这事就该由蓝家那位他的夫君做了。

他的夫君?

金凌上轿子的时候一直在琢磨这个陌生的词。

金凌想,他自己对这亲事这么不情愿,蓝思追只有更不情愿的吧?

这么不情愿,又怎么会耐烦每天给他点朱砂。

二.

金凌下了轿子心里就开始咚咚咚地跳。

他从前没少和蓝思追一起夜猎,可向来亲事定后,双方不得见面,算来他也有小半年没见过蓝思追了。

蓝思追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啊?

会不会……和他一样不情愿成亲?会不会……会不会因为这门荒谬的婚事,而迁怒他?讨厌他?

金凌走在往云深不知处的台阶上出一回神,从前夜猎的时候,遇到什么邪祟,蓝思追持剑冲在前面缠斗,金凌在后面找机会拉弓放箭,配合下来大大小小猎物众多。

这样说来……倒是很像金凌在家的时候,听门生说的“佳偶天成”之类的恭维话。

金凌出着神被一大群人簇拥着走上了云深不知处最后一级台阶。

一直低着头想心事的金凌眼前伸出一只手。

那只手纤长,素白,因为长年习琴练剑而带着薄茧。

这只手曾同他一起擒了多少鬼怪,也曾为他包扎过多少伤口,他从没想到有一天,这只手也会来牵他的手。

金凌于是也伸出手放在蓝思追手心里,立刻就被他紧紧牵起,带着往喜堂去。

金凌分出心来看路,紧张兮兮地小声道:“蓝思追!”

蓝思追:“嗯?”

金凌的声音都发抖:“我紧张。”

蓝思追脚步一滞:“无妨,蓝家规律严,宴席办不久,只要拜完堂就好。”

蓝思追似乎是看了一眼金凌,小声补充道:“我也紧张的。”

金凌从别人的紧张里获得一点安慰,上轿子以来第一次露出一点笑意,立刻换得旁人争相称赞:“金家小公子好俊俏!”

还不待金凌说什么,蓝思追先一步笑道:“过奖。”

金凌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耳根有些发热。他如今与蓝思追成亲,同心同德,人家说他什么,蓝思追自然……自然可以代他回话的。

只是……人家夸他一句,蓝思追就忙不迭地接话,该不是嫌弃他脾气差……怕他说错话吧?

金凌抿唇不语。

蓝思追果然同他一样!一点都不满意这亲事!

三.

金凌被带去拜堂的时候,早就被旁人吵得晕晕乎乎的。蓝家人守礼惯了,竟然在亲事上难得放松,个个笑靥如花,不提魏无羡向来笑得喜气洋洋,连坐在高堂位置上的蓝忘机都难得露出一丝笑意。

金凌看大家都高兴,心里反而更委屈。

成亲是什么特别让人开心的事情吗?非要把两个互相都不喜欢的人凑在一起,这些人还这样高兴……

金凌听见人唤他:“阿凌。”

金凌偏一偏头就看到蓝思追专注望着他的眼,心跳莫名其妙快了一拍。

一定是很久没听到蓝思追这么叫他,有些不习惯,才会,才会这样的!

金凌勉强稳住心神,和蓝思追一起拜了父母天地,对拜的时候金凌看着蓝思追换成红色镶边的抹额一愣神,被蓝思追扶着胳膊站稳。

金凌懊恼地垂头。蓝思追刚刚,刚刚肯定在心里嫌弃他丢人了!

蓝思追肯定更加不情愿同他成亲了!肯定是这样!

四.

金凌心力交瘁地趴在洞房里的桌子上不肯起来,脸埋在胳膊里气得要哭出来。

蓝思追这么不喜欢他!这么不想同他成亲!

他……他还更不愿到蓝家来呢!

听说他的爹娘成亲时琴瑟和鸣,一时在修仙界传成佳话,蓝家含光君和那魏无羡,也是情投意合,人人都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偏偏他……偏偏他非要和蓝思追做怨偶!

金凌满脑子胡思乱想,门却开了,蓝思追步履轻缓向他走来,金凌抬头,看蓝思追不知哪里寻来两杯酒,珍重地端在手上。

金凌奇怪道:“你们家不是禁酒?我以为交杯酒这一项就不要了呢。”

蓝思追道:“我们家。”

金凌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蓝思追认真解释:“拜堂过了……不是‘你们家’,要说‘我们家’。”

接着又回答:“我听说别人家都要喝交杯酒才算礼成,这是我向魏前辈讨来的。”

金凌一言不发,默默接过酒杯,一双眼在烛火下湿润而明亮,看着蓝思追,就像是在挑衅地说“喝就喝!”。

蓝思追被想象中金凌会说的话逗笑了,在与金凌交臂饮下杯中酒的时候突然皱眉——果然是魏前辈那儿的酒!比他从前偷偷喝过的辣上不知多少!

金凌不妨瞥见蓝思追皱眉,心里几乎喊出来,就知道你不喜欢我!就知道你不想同我成亲!我早就猜到了!

在家的时候就猜到了!

五.

金凌故作镇定,实则哆哆嗦嗦地解衣带。

他一直以为蓝思追这样不喜欢他,肯定不会同他洞房。

蓝思追这时候已经放下了红色的幔帐。

金凌镇定地解衣带上怎么都解不开的扣子,心里安慰自己蓝思追肯定只是困了想睡了。

可蓝思追怎么开始脱衣裳了!

金凌再镇定一回,人人睡觉都要脱衣裳的,他肯定不是想洞房。

蓝思追怎么,怎么伸手解他的腰带了?

金凌手足无措地想,肯定,肯定是蓝思追看不下去他半天解不开一个扣,这是帮他来着。

谁……谁帮人解药腰带,手还要伸到衣裳里头的!

蓝思追他就是想洞房!

金凌欲哭无泪。蓝思追不是,不是特别不喜欢他,特别不满意他吗?怎么这样还要洞房?

http://weibo.com/3221961037/E4aJlC2q2?from=page_1005053221961037_profile&wvr=6&mod=weibotime

评论(13)

热度(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