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讲故事给你听呀

【忘羡】《朝暮相见》(2)

这章又名《大哥他总是在带孩子》

(。•́︿•̀。) 


原文羡羡九岁被带回江家,这里设定提前两年被捡到蓝家去




如今修仙世家子弟出门多御剑代步,蓝曦臣带着弟弟出门的时候,就是御剑来到这里。

可蓝湛年纪小,尚未习到御剑的术法,蓝曦臣究竟年纪不大,带他一个还好,再带一个小乞丐,便有些吃力了。

于是回程一路,蓝曦臣怀里抱着一个,身后跟着一个,御剑飞一段,再下来走一段,天黑之前才勉强赶到了云深不知处的石阶前。

小乞丐叫人抱了一路,心里还始终惦记着弄脏了人家的手帕,路上知道自己走得慢,乖乖让蓝曦臣抱着,现在看到那样高的台阶,无论如何都不好意思再被人抱在怀里一步都不走,挣扎着想要下来自己上台阶。

蓝曦臣拦住他:“小心摔下去。”

小乞丐往下看一眼跟在他们后面一言不发的小蓝湛道:“这个小哥哥也自己走。”

蓝曦臣笑道:“没关系,你还小,走不动的。”

小蓝湛想不出该怎样说服他,只是赞同地点点头。

小乞丐闻言笑了笑小声道:“不小,阿婴七岁啦!”

蓝曦臣惊道:“七岁?”

低头看一眼蓝湛道:“他也七岁,你比他矮这么多,我还以为你要更小一些。”

小乞丐受到了质疑,模模糊糊总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不敢再开口了。

一行人沉默着走到山门前,蓝家两兄弟同守门的门生问过好之后往里走,有位门生见了小乞丐有些好奇,问道:“这位是——?”

蓝曦臣把小乞丐在手里掂了掂,回答道:“给阿湛带了个弟弟回来。”

说着,把小乞丐放下,让他站在蓝湛身旁。

小乞丐被这样多好奇的门生围着看,怕生得不知怎么办才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恰恰好踩在石阶的边缘上,差点往后仰下去,被站在旁边眼疾手快的小蓝湛一把拉住袖子拽回来。

谁料蓝湛看着年纪小,手劲却大的很,一下用了猛力,把小乞丐拽回来时没收住,“刺啦”一声,把小乞丐的袖子也拽着撕了长长一块布条下来。

小乞丐怔了怔,呆呆道:“哎?”

小蓝湛也呆住了,看了看小乞丐面上的神色,再看一眼手里破烂的布条,惶然道:“抱,抱歉……”

小乞丐这一刻心里的惶恐感不亚于被狗追着跑。如今是初冬,他这些天夜里就冻得几乎睡不着,再少一截袖子……

蓝曦臣对着蓝湛出声道:“带弟弟去洗澡,我让人拿两件你小时候的衣裳给弟弟换,好不好?”

蓝湛立刻点头:“好的。”

蓝曦臣想着大约不是所有孩子都像蓝湛那么好带,不放心地拉起小乞丐没受伤的那只手嘱咐蓝湛牵好。

本来蓝曦臣还担心自小爱洁的蓝湛会不愿牵住小乞丐黑乎乎的小手,看蓝湛依言握住弟弟的手,遂放下心自去寻蓝启仁解释晚归缘由。

蓝湛拉着小乞丐走两步,就发现了小乞丐走路有些磕磕绊绊的,大概是不止手上,连腿上也伤着了。

也是和手上一样,被恶狗咬伤的?

还是一些什么更可怕的情况?

小小的蓝湛抿着唇板着脸做着这些猜想,步子迈小了些,好让小乞丐跟上。

蓝湛并没有把小乞丐带到他的房间里,他身上脏的时候会很难受,想着弟弟身上这样脏,肯定也会不舒服,于是先一步带着小乞丐去了平日里他洗澡的冷泉。

小乞丐站在冷泉边,新奇地蹲下感慨:“好干净的水呀!”

他只在河水溪水里洗过澡,水底是碎石淤泥,哪里会像这里一样,清澈的水底是砌好的玉石。

蓝湛问道:“会自己脱衣裳吗?”

小乞丐点点头:“会的。”

虽是这样说,蓝湛还是走到他身边,帮着他解开衣裳放到一旁。本想学着兄长的样子把小乞丐抱起来放到冷泉里,走过去抱住小乞丐使劲向上提,最终还是没有抱起来。

小乞丐扭着身子躲开一点道:“衣服全弄脏啦。”

小蓝湛难得露出一丝沮丧:“没关系,我刚刚弄坏了你的衣服。”

蓝湛又说:“一会儿一块换,你先下水。”说着耳垂边缘又透出羞色,“我抱不动你。”

小乞丐听话地扶着冷泉边缘踩着水里砌的石阶慢慢走进去,完全泡在水里的时候猛地哆嗦一下,可怜兮兮道:“哥哥……”

蓝湛正忙着找棉布给他擦身体,闻言抬头道:“嗯?”

小乞丐冻得牙齿打颤,害怕这个给他吃的又带他回家的小哥哥嫌弃他麻烦,又忍住了道:“没,没什么。”

蓝湛找来一块白棉布递给小乞丐,问道:“你就叫阿婴吗?”

小乞丐只模糊记得自己名字里有个“婴”字,于是点头。

蓝湛换了种问法:“那……你还记得你爹叫什么吗?”

小乞丐哆哆嗦嗦地回想他对爹娘为数不多的记忆,也许是因为时间过去太久,他只能记起一些模糊的身影。

小乞丐摇摇头:“不大……不大记得了。”

小蓝湛理解地点头,走得近些,前身倾过去,拿另一块棉布帮着这个暂时只知道叫阿婴的小乞丐擦背后他擦不到的地方。

小蓝湛刚给阿婴把背后擦干净,就听到身后传来略显急促的脚步声。

蓝湛转头,正看见兄长急匆匆地走进来。

蓝曦臣匆忙走到冷泉旁,双手提着把冻得瑟瑟发抖的阿婴一把从冷泉里捞出来,用带来的蓝湛更小一些的时候穿的衣裳把他裹住。

阿婴又像之前那样,被蓝曦臣抱了起来。

蓝曦臣抱起阿婴后匆匆往外走,蓝湛不解地跟着他,也快步出门去,向他住的屋子那里赶过去。

蓝曦臣一向温和的语气里带上些责备:“你没看见……没看见弟弟都冷得发抖了吗?”

蓝湛愣了一瞬,摸了摸阿婴露出在外面的手,果然是冰凉的。

蓝曦臣终究不忍心太过责备他,加快步子道:“人世间未曾修仙道的孩子,哪里受得住这样凉的水?你想想是不是?”

蓝湛低着头,握着阿婴的手试探地输送些灵力过去,一路上伏在蓝曦臣肩头有些昏昏沉沉的阿婴突然半睁开眼,低语道:“好冷……”

蓝湛握紧他的手,再输些灵力过去,蓝曦臣开口阻拦道:“阿湛,你握着弟弟的手给他暖暖就好,我来。”

走到了蓝湛的屋子里,蓝曦臣把阿婴放下,蓝湛赶紧拿自己的小被子来把阿婴包在里面。

夜沉了,蓝曦臣不愿再劳烦门生送热水来,自己去打热水灌满房间里的浴桶,确认水温之后小心翼翼地把阿婴放进去。

蓝曦臣还在担心阿婴受了凉之后会生病,谁知阿婴渐渐暖和过来之后又有了精神,脸颊上也泛出些红润的色泽。

蓝曦臣给这两个小朋友收拾好,再拿来干净衣裳给他们换上,看着他们躺在床上盖好被子,才放下心来关门自己回房去。

阿婴这一天见了许多新奇事,又受了冻,躺下之后很快就困了,蓝湛还在踌躇怎样同他说抱歉,阿婴已经睡得半梦半醒,恍惚间觉得自己被什么人举起来放在肩头坐着,一位白衣裳的女子笑着看向他这个方向,柔声唤道:“魏大哥。”

阿婴一下惊醒,低声道:“魏……”

蓝湛道:“什么?”

阿婴半坐起来道:“阿爹的名字!”

蓝湛拉着他躺回去,给他把被子再一次掖好,也放低声音道:“睡吧。”

阿婴被裹在被子里,露出一双黑亮的眼。

小小的蓝湛看着他,重复道:“睡吧,魏婴”


TBC


评论(18)

热度(325)

  1. 蓝羽逸一茕二白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