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从入坑到爬墙都没能听上追凌同人歌的可怜人。

【忘羡】《不可逃》番外

一发短小的番外




楼下买来小盆栽摆满了一架,纷纷被春风吹的抽条结出嫩黄的花苞儿来,鼓鼓囊囊的一串儿又一串儿,在有燕过时轻轻晃。

不远的地方就是街道,站着漂亮小姑娘卖蒸糕,也有晨练的人起得早,晃晃悠悠走过来,“当啷”一声把硬币丢进小摊前的竹筐筐里头,惊醒整条悠长巷弄。

才三岁的羡羡是个例外,他还没等到他的二哥哥来叫他起床,他绝对不起来。

客厅里的挂钟鸣了许多下,一屋子“叮当叮当”的声响。蓝忘机推开卧室门走进去,怕钟鸣声惊扰了熟睡的魏无羡,又动作快而轻缓地把门合上。

合上门才恍然发觉,自己是来叫人起床的,不必这样动作小心。

是初春时节,阳光好的不像话,纵使房间里紧紧拉着窗帘,丝缕的光线也能从缝隙里枝枝蔓蔓地爬进来,慢慢悠悠攀过地面上被随意扔下的外套与衬衫,缠住了闭着眼的少年的手脚。

魏无羡用被子蒙着脸,被蓝忘机挖出来的时候趁机抱紧他的腰,凑上去亲两下,又不舍地想赖着不肯起来。

床铺与阳光,在他犹豫间牵缠成老街上老爷爷手下的砧板与透明的糖画拉丝。

当中的魏无羡被轻轻铲出来,小心翼翼地扒掉睡衣换上衬衫,再洗洗脸,就卖给旁边那位姓蓝的先生。

蓝忘机带着他那还没睡醒的大幅糖画儿出门,还在发愁怎样让他睁开眼,糖画儿在看到楼下买早点的小姑娘的那一瞬间,自己就清醒了过来。

魏无羡熟络地跑过去,隔着大个头的蒸笼与四方蔓延的白气对着摊子上的小姑娘打招呼。

蓝忘机落后两步,想摸口袋里的钱包出来买早饭给魏无羡,却看见魏无羡已经一边和小姑娘嬉笑着,一边拿着他的钱包给了钱。

于是他在原地站好,等魏无羡聊开心了回来找他。

原本在早餐店里喧哗的一群少年吃完了早饭,一群群推搡着走远了,魏无羡的声音就能从不远处传过来。

“……过段时间不能像之前那样常来了。”

店门口的小姑娘带着疑惑问了句什么。

魏无羡:“要出国一段时间……干什么去?哈哈哈我说是去结婚信不信?”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身后有一架蔷薇,花瓣还带着清晨的露水,在这天再好不过的阳光下闪耀得如同婚戒上的钻石。

“……认识很多年了。是是,这么一说还真是早恋。”

魏无羡瞅准了四周没人瞧着这里,伸手折一枝蔷薇在手里。

“结婚的事对方还不知道……你也觉得?谢谢,我也觉得我肯定能成功。”

他一手还提着薄薄的透明塑料袋装着的早饭,另一只手里郑重地举着他偷摸折来的蔷薇,转过身朝着蓝忘机笑了。


又是一群上学去的少年,有些抱着篮球,有些推着自行车,笑闹着走过去的时候拦住了巷子两旁人们的脚步。

蓝忘机和魏无羡于是各自站住了,带着回忆里的神色看着他们走过去。

没人害怕等待,反正都已经在原地等了那么多年。

如果,如果真的能等来一开始的某个人,在一条很旧的巷子里,带着没变过的笑容与熟悉的爱意,穿过人群——

举着刚为你摘来的一朵花,亲吻你的面颊,在你耳旁小声问你:“要跟我结婚吗?蓝先生。”


那这结局还不错。



END





评论(15)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