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讲故事给你听呀

【策藏】《青杏小》

*一个叫李嗷的天策,和一个叫叶问的藏剑,在瘦西湖畔碰见了。




瘦西湖畔,几个小和尚在无盐岛入口满面深沉地打坐,身后背着粉兔子,梳着小扇子头的秀姑娘在他们跟前一个接一个地跑过来跑过去。秀姐姐们一嘟噜长在枝头的花骨朵儿似的站在码头转圈圈。

杨柳拂堤,草长莺飞,人群中突然窜出一头里飞沙。

转圈圈的秀姐姐们圈圈都不要转了,手里头挽个剑花儿,横眉怒道,人在哪儿呢?又是那个混小子!

混小子叼着根草叶子,骑着的雪白里飞沙也叼着根草叶子哼哧哼哧嚼,显然是一人一马刚刚祸害过秀坊的花花草草。

旁边站着的小秀姑娘扎两个包子头,右手抽出一把剑,光华灿灿,指着垂着须须的天策,气鼓鼓:师姐!就是他!去年把我种的花圃薅秃了!

师姐也怒道:今天一定把他的马沉到瘦西湖底下去!

里飞沙打一个寒噤,马草也不嚼了,四个蹄子哆哆嗦嗦往后退过去,再退过去,颠得垂着须须的军爷嗷嗷叫,喊道莎莎你怕什么!两个奶我们还打不过吗?

咦?你打得过?

嗯……打,打得过吧……

哎?不对!军爷大惊难不成我的莎莎成精了?谁在说话?

马蹄子后头探出个金灿灿的人。我,你的马要踩着我了。

哦,是藏剑山庄的小少爷。军爷捋一捋他的须须。踩到你不好意思,我替莎莎给你道歉。你也来吃草……嗯……看秀姑娘呀?

用金色丝带束着马尾的小少爷很讲礼貌,说没关系。还有秀坊的花草看起来和她们的姑娘一样水灵,但是没吃过,不太清楚好不好吃。

混小子看着小少爷板着小脸认真回答他,居然有点不好意思,须须都要害羞得炸起来,下了马和小少爷一起慢慢走,结结巴巴问小少爷你叫什么呀?

金灿灿的小少爷看了看乖乖跟在后面的莎莎,夸道你养的马真乖啊,不知道是不是吃多了秀坊的草才这么乖?我正在养我亲手抓的浮云,可闹腾啦,师兄说不是什么好马,可是我很喜欢,我叫……

叫什么?你声音太小我没听清。

我叫……叶,叶问……

问什么?

不问什么。小少爷耳朵红了,讲话声音蚊子大。就叫叶问。

军爷肩膀一抖,须须晃晃悠悠地发颤,怕叶问小少爷害羞,拼命忍住了没笑出声。

这……我看你们家不是都有个什么问山问水的名字吗……

是啊。叶问小朋友点头。都给他们问完了,到我这儿没得问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当兵的到底还是没忍住。

小少爷垂着脑袋,你笑吧笑吧……哎?你叫什么?

当兵的笑声一顿。

小少爷心思单纯,不太明白为什么,继续追问,你告诉我啊,我都告诉你了。

军爷揪着须须沉默许久,和莎莎一起原地疯狂尥蹶子,把土刨得老高,路过一个转圈圈的小秀秀,惊诧地问她的师父,两个大男人,也会一起葬花的嘛?

师父拨开眼前垂下的杨柳,沉思道,为师倒是没见过,但是这世上有许多和常人不同的人,徒儿你不要歧……

混小子举着长枪就要冲过去。

那边的叫花子师父搂着秀秀唰一下大轻功跑了。

军爷没有回过头,干脆抱着胳膊背对着小少爷哼哼唧唧,我叫李……

李……什么?你声音太小啦,我没听明白。

李傲……

李傲什么?

没啦,就是李嗷。

小少爷肩膀抖两抖,束起的马尾颤颤巍巍,也还是忍住了没笑出声音,到底年纪小,眉梢眼角全是笑意。

我,我听说你们天策府好多人叫李傲血……我还碰见过李傲天,你怎么叫,叫……这个名字呢!

李嗷尴尬地摸摸须须,全让他们傲完了呗……到我这儿也就能干嗷嗷两句了。

不,不要紧的呀!很好听的。小少爷点点头,很好听的。

是,是吗?李嗷第一次听见有人夸他名字好听。其实你的也不错呀!多好记!

哎呀,金灿灿的小少爷不高兴,你不会夸人就不要夸!

那……我们聊聊别的?你来扬州玩多少天了?

没几天,打算玩半个月再走呢。

你们山庄组织的春游?

不是,没别人,我自己来的!

咦?前两天我在再来镇看见你们家那个叫叶……叶烦的,非拉着我跟他拜把子。我当你们一起来的呢。

你看见我堂哥了?还拜把子了?小少爷肃然起敬。那我要叫你哥哥的。

哎?这么郑重的?李嗷的须须都要立起来。嘀嘀咕咕庆幸还好答应跟他拜把子了……那,那你叫吧。

哥。叶问小少爷说叫就叫,一点儿不含糊。

四处拈花惹草的混小子被叫得心情大好。走!哥带你喝酒去!

我,我不能喝酒的!要被师兄骂死的! 


你师兄来了?

没……

那管他做什么?

……可是师兄!

师兄比较亲还是你哥比较亲?

听起来好像是哥哥比较亲哦……

别想了,走吧,听我的。

哦,好吧。小少爷跟上去,被新上任的混小子哥哥一把拉上马。


啧。没跑远的叫花子师父摸摸小徒弟的脑袋。看到没,师父没讲错吧?

小秀秀徒弟懵懂地转圈圈。

天气暖和的不得了,花快落尽了,好在枝头长出了小小的青杏。

兴致若好,不如去再来镇喝一碗酒。


——fin——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