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从入坑到爬墙都没能听上追凌同人歌的可怜人。

【追凌24h】《情歌》【零点】

六一24小时追凌活动!小朋友们节日快乐呀!


【追凌】《情歌》


长街上小贩已经摆出早点摊,糖糕的气味被微微的风裹挟着一起吹上来,悄悄撩起薄薄窗帘的一角。很远的天幕边缘被偷偷撕开一角,亮晶晶,暖融融的蜂蜜缓缓流淌出来,一只猫似的在窗帘的边缘轻盈一荡,柔柔覆在熟睡中的少年红扑扑的面颊上。

床头柜上做成呆头呆脑的猫头鹰的闹钟“叮咚叮咚”响,脸庞被凉席压出两三道红痕的小朋友恼怒地睁开眼,扭过身狠狠对着猫头鹰瞪一眼,“咔”一声上去,猫头鹰抖抖毛,万分委屈地闭了嘴。

接着,极不情愿地,在晨光微微亮的时候掀开被子爬起来,换上白色的短袖上衣,揉揉脸去刷牙,把自己收拾得足够朝气。小朋友去饭桌上摸了一片吐司,牛奶杯和白瓷盘碰出的声响是细碎的清脆,在还没有完全醒过来的人耳里,也是完全不恼人的程度。

金凌往玄关走过去的时候心情莫名其妙变得愉悦起来,对着玻璃的柜门五指抓了抓自己不算乱的头发,把一串钥匙从玄关的桌子上拿起来,钥匙磕着碰着,“叮当叮当”的响。

一开门就是一大丛蔷薇花攀在院子里的栏杆上,粉嘟嘟软绵绵地热闹着。金凌看见了那丛花后面的蓝思追,所以没仔细瞧昨天还含苞的蔷薇今天开成了什么漂亮模样。

蓝思追笑了:“今天很早。”

金凌立刻反驳:“哪有!我才没有迟到过!”

蓝思追失笑,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金凌偷偷看了一眼手表,看见自己真的比平常早了有一刻钟,一点点欢欣的情绪在心里涨开,像在胸腔里放了一粒蔷薇花的种子,蓝思追笑着看他一眼,就能长出鼓鼓囊囊的花苞,一夜间自顾自高兴地开一朵粉色的花儿。

比他大两岁的蓝思追就快要毕业了,这几个月,金凌一天也不要迟到。

走到学校只要一刻钟,这条街上摆着许多早点摊,金凌和常去买包子所以认识了的奶奶打了招呼,被奶奶笑眯眯塞了一袋牛奶到书包袋里,他就把牛奶掏出来,递给蓝思追。

“送给你了哦。”金凌认真地说。

蓝思追坦然从他手上把牛奶接过去的那一刻金凌有些奇异的满足感,觉得蓝思追不跟他客套,大概是真的把他当做了很亲近的人。

金凌于是朝着蓝思追那一边不动声色地靠过去。隐隐已经能听见学校里的读书声,带着无限的蓬勃朝气,分明在念一些陟彼高冈之类玄而又玄的东西,站在蓝思追旁边,听什么都觉得轻快又动人,缠绵得像一首情歌。

真不想,真不想……

真的不想分开啊。



从一开始到很久以后,金凌一直都说不清他什么时候觉得蓝思追这个人很不错,不错非要和这个人谈恋爱不可。

金凌想了很久也不知道为什么,姑且认为是因为有一天突然发现,小时候老是管着他的烦人小哥哥已经长成了这么帅气的男孩子。

那又是……怎么发现的呢?

大概是刚上高中的某个晚上,他对蓝思追还没有别的心思,和蓝思追一起跑出门去路边摊吃烧烤。他喝了一口蓝思追随手给他来的牛奶,脑子里回忆着蓝思追修长的手指帮他把盖子打开的那一幕,忽然觉得它尝起来像一罐啤酒。

是香甜的味道,可又有些醉人。

和那时候眼里盛着他身后亮晶晶霓虹灯牌的蓝思追一模一样。

金凌被一罐尝起来很甜的酒熏得晕晕乎乎,那之后的很多天都没办法再用从前的眼神看蓝思追,反应过来之后咂摸出不对劲来。

他就这么弯了吗?


金凌并没有花很长时间确认自己很喜欢蓝思追这件事。他一向得单恋这个词苦哈哈的,如果可以的话,这辈子都不要做这件事。

可如果对象是蓝思追呢?

金凌想着这个名字笑起来,只是这么想着,哪怕盯着复习资料,整个人也都能从一只竖着毛的小刺猬变成蜜浇成的一样,一点不开心的情绪都没有了。

就连蓝思追说下了晚自习之后要来给他讲题,他也不觉得烦了。乖乖巧巧挂了电话之后去帮妈妈烤小蛋糕。


蓝思追进门的时候,金凌正拿着两个纸杯蛋糕从楼上下来。金凌吃着其中一个,把另一个举起来问蓝思追:“吃不吃?我妈妈刚做好的。”

蓝思追接过来:“当然。”

金凌紧张地看着他:“好吃吗?”


蓝思追:“好吃呀。”

金凌开心起来。

蓝思追说“好吃”,那就是一丝一毫都没有贬低或夸大,就是“好吃”。

金凌看着蓝思追走进他的书房里去收拾课本,自己舔一口跑出来的奶油赶紧跟进去。觉得这么甜兮兮的,蓝思追大概会很喜欢。

嗯……

肯定很喜欢。

金凌盯着蓝思追的侧脸走了神,被蓝思追发现了看过来,脸红红地移开眼,额头挨蓝思追敲两下:“又不专心。”

金凌“唔”地应了两句,捂着额头上被蓝思追敲的那一小块皮肤。蓝思追说话向来温柔,对着金凌说的这一句声音又格外轻些,所以显得太过亲昵。金凌恨不得把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存起来,揉碎掰开反复回味,一直听到蓝思追肯喜欢他为止。

金凌戳戳蓝思追的衣角:“如果你……”

蓝思追偏头疑惑道:“嗯?”

金凌摇摇头:“算了,没什么。”

如果,如果你来敲敲我的门,我就请你进屋喝茶,还请你吃纸杯蛋糕。你愿意待久一点的话,我们还可以吃香草味的冰淇淋,要是能和你用两个勺子在同一个小碗里吃,那就最好了。


蓝思追看金凌又一次走了神,干脆把试卷都收起来,问金凌要不要去他的毕业典礼。

金凌沉浸在他甜的不得了的思绪里,没听分明,愣愣道:“你说什么?”

蓝思追又耐心问了一遍。

金凌:“哎?不是还没……”

蓝思追揉他脑袋:“你真是……广播台没有讲?学校里没有贴?成天都在想什么?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

金凌心虚地在心里小声道:当然是想你啊。

蓝思追:“那你去吗?”

金凌:“去!当然去啦!你给我留票呀!”

蓝思追指了指他桌子上乱糟糟的试卷:“夹在里面了。”

金凌忍住没有扑上去翻试卷,端正坐好,等蓝思追收拾好东西再给他拿一盒小蛋糕带走,送出了大门才转身冲回去,把本来就乱的试卷翻得更乱,在语文试卷那一面找到了那张深紫色的票,上面分明只有编号,早就不兴邀请函那一套了,蓝思追却认真在右下角写上了金凌的名字。

你看。金凌想。这个人就是特别特别好。


票上标的日期就在几天之后,金凌收到票之后开始关注这方面的消息,听说了蓝思追有表演,惊诧地思考很久蓝思追成天和他在一起,是哪里来的时间排练。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都没问出口,好奇心在走到礼堂的时候达到了顶峰。

礼堂的门口种着很多玉兰花树,蓝思追站在其中一棵白色的花树下看见了金凌,金凌很少见他穿得这么正式,“小时候烦人的小哥哥长成了俊俏的男孩子”这个认知越发清晰起来,他看着蓝思追黑色西装的领带,有些发愣,还没开口打招呼或说些什么话,蓝思追已经径直向他走过来,抱了抱他,动作轻而缓。

金凌微微仰头望蓝思追,还是没能说出什么话,于是挪了挪姿势,在蓝思追胳膊上靠一会儿,突然听见蓝思追在他耳旁道:“一会儿,我上去唱歌,你听仔细点。”

金凌耳垂被那点热气吹的发红,从蓝思追怀里挣出来点点头:“那当然,我不但听,还要给你录像呢。唱的不好,留着笑你一辈子。”

蓝思追琢磨道:“那可就不能好好唱了……”

金凌心里的蔷薇花苞简直要噼里啪啦地爆炸开,开成一团又一团:“啊?啊?”

蓝思追推他进门:“没什么,节目单看了没?要开场了。”

蓝思追要去后台侯着,金凌按着票上的座位号坐下,满意的发现座位很靠前,还没高兴多久,就看到节目单上蓝思追排在很后面。

金凌没什么好到晚自习不上陪他一起来看表演的朋友,一个人看什么都没意思,信号不算好什么都玩不了,捏着手机按一下亮了,看见蓝思追给他写的字做成的屏保,呆呆盯着看等它暗掉,然后再按一下。

满脑子都是蓝思追的黑色西装。

黑色西装……黑色西装……

……台上站着的的那个男孩子,好像就穿着黑色的西装?

蓝思追!金凌精神起来,从椅背上坐直起来,没有准备荧光棒,干脆把手机电筒打开,拿在手里晃晃荡荡,大概勉强也算一点星光。

蓝思追站在很高的地方的时候几乎衬得上丰神俊朗这个词,金凌莫名紧张的要命,手在颤抖,耳朵里嗡嗡响,几乎听不清蓝思追唱的是什么曲调,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听清了一句半句,突然连呼吸都停住。

那是一首粤语歌。

金凌和蓝思追在一个月前的某个午后一起随手点开听,金凌曾说过一句“好听”,现在也只恍惚记得歌名里的“情歌”两个字,可那首歌的歌词与旋律却在这一刻无比清晰地映在他眼前。

黑色西装……黑色西装。

金凌看见蓝思追鞠躬下台,仓皇地站起来往外走,撞到了什么人,嘴里喃喃嘀咕几句“谢谢谢谢”,逗笑了一片的人,问他是被男歌手迷住了吗?

金凌在心里疯狂点头。

迷住了啊,神魂颠倒。

金凌拨开人群走出去,一眼就看见蓝思追在门口等他,不是什么有情人之间心有灵犀的感应,蓝思追就是有在人群里让人一眼认出来的魔力。

金凌向他走过去。

晚会还没有结束,没什么人现在就离场,金凌和蓝思追并肩走出去的时候路上没什么人,金凌也就大了胆子,拽了拽蓝思追的胳膊,蓝思追知道了什么似的,停下脚步抱住他。

蓝思追紧紧抱着金凌,悄声问:“你都听到了,穿黑色西装抱你,以……”

他的话还没说完,金凌就搂住他的脖子,颤抖着吻住了他。

以无边温柔吻你。





——fin——

评论(15)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