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讲故事给你听呀

【江澄个人】《我亦飘零久》短篇完结

#微博老文

#今天不想更新

#假装我每天都有在写东西



是夜。

人人皆知金光瑶已伏诛,修仙界大可再平安另一个十三年。大小家族大多举族欢庆这胜利,即便不欢庆,多少也带着点儿劫后余生的轻松。

云梦江氏不然。江家祠堂里,燃着不过星豆大的烛火,夜很深了,门外并无门生把守。江家如今除了江澄,并无嫡系。因此,这时候在江家祠堂里跪着的人,只有江澄一个。

真正孤家寡人。

江澄盯着他给江枫眠和虞夫人敬的一炷香,从燃起开始,积了好长一段香灰,终于又承受不住似的倒下。

江澄觉得,自己被这柱香燃出的细细的烟熏着了眼睛,酸的想要落下泪来,大概这时候眼也红的不成样子。

江澄心想:“这成什么样子……先前在魏无羡面前哭成那样,还不嫌丢人吗?”他这么想着,试图站起来。也许是跪的太久,膝盖一麻,踉跄一下复又跪在了蒲团上。眼眶里含着的那点泪就这么突然落下来。

江澄颤抖着双手,使足了劲地撑着地。他前半生大概是生活在仇恨里,以后可能会充斥他后半生的悲伤,在此刻快把他压垮了。江澄看向他父母的牌位,哑着嗓子呜咽道:“我真不孝……”

我真不孝。

云梦江氏家训,明知不可而为之,我没能做到。此其一。

父母姐姐愿我与魏无羡和睦。十三年前,兄弟相残。此其二。

父母为他人所害。姐姐已经嫁人,牌位也只能摆在金家。与魏无羡决裂多年,误解犹如天堑,不知是否还有相见之期。云梦……无人了。

此其三。

江澄攥紧双手,在昏暗的祠堂里嚎啕大哭起来。

他断断续续地哽咽道:“我……我亦……”

我亦飘零久。

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

恍惚间,江澄似乎看到了,江厌离微笑着一手牵着小小的他,一手牵着小小的魏无羡,带他们去厨房乘汤喝。经过一颗花树时,魏无羡偏过头悄悄跟他说:“姐姐身上好香呀!”他认同地点点头。

他们喝了汤,一起躲着虞夫人想出门玩儿。可那时虞夫人也没心思管江澄是不是又和魏无羡一块玩了,她正听侍女说着江枫眠快要回云梦了的消息。长年板着的脸,居然这时候稍稍露出了一点点的笑意。

在江澄神思恍惚间,这一点点的笑意,也都消散不见了。

于是这个昏暗的祠堂,甚至这个偌大的云梦,又只剩下江澄一个人了。

江澄强撑着自己站起来,摇晃了一下,到底还是站稳了。

他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该回去了,该回去了。今天也要过去了。”

他走出了祠堂,又变回了那个骄傲的江家家主。





评论(11)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