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从入坑到爬墙都没能听上追凌同人歌的可怜人。

【追凌】《风月》下

六.

蓝思追从睡梦中突然醒来。

原因无他,蓝思追总觉得触摸到一片光滑的皮肤,触感太过真实不似在梦中,于是他强睁开了眼。

金凌又一次变成了人形。

蓝思追手下的皮肤有些微微的凉,蓝思追给金凌找了一块软布给他裹着睡觉,变成人了那点布料自然不能再保暖。于是他不动声色地把盖在身上的被子挪过去盖住金凌。

蓝思追给金凌把被子盖好,再给他把被窗户露进来的风吹的冰凉的胳膊塞进去。

蓝思追把被子分给了金凌,这条被子显然无法完全盖住两个正在长个子的少年,而蓝思追看金凌睡得那样好,实在不忍心为了再拿一条被子,翻箱倒柜地弄出动静,于是蓝思追就以一个颇为委屈的姿势蜷着又睡下了。

蓝思追蜷的胳膊有些酸的时候还在想,金凌变成只小刺猬,只能天天这么蜷着睡觉。

那他的阿凌,胳膊会不会每天也这么酸?

七.

金凌看一眼自己被子下赤裸的身体,再看一眼床边上缩起身体的小媳妇似的蓝思追。

陷入了深深地思考。

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他昨天对蓝思追做了些这样那样的事情。

金凌身旁睡着的蓝思追这时候悠悠转醒,打断了金凌一腔的胡思乱想:“一晚上过去,还是人形,即便那精怪没死怕是也就在这两天了。”

金凌问道:“你说一晚上?你夜里看到我变成人啦?好容易变成人,你怎么不叫我起来!”

蓝思追笑了:“你当你睡觉多老实,还会自己盖被子?叫你起来你也没什么要事,还不如让你好好睡着。”

金凌皱眉:“你也说那精怪大概是死了,术法应该也失灵了。这么多天没回金麟台去,我是真要回去了,再不回去舅舅要打人的。”

蓝思追道:“我总还有点不放心……这样吧,我和你一起去金麟台,如果出了什么状况我还能为你遮掩一二。”

正事说完,金凌才尴尬地发现,他还光着身子睡在蓝思追的床上呢,还和他聊了这么久。

金凌有些脸红道:“你借件衣裳给我吧!我的在我变成刺猬的时候丢在山里啦!”

金凌还是刺猬的时候被蓝思追放在枕边,变成了人形也还是躺在靠外一侧的。蓝思追忍着笑道:“劳驾金宗主给我让让路。”

金凌没听出他在调笑,真的裹在被子里,像还是小刺猬的时候那样,整个人蜷了起来。他是小刺猬的时候蜷起来也浑身是刺,可这个时候,金凌睡在蓝思追的床上,裹在蓝思追的被子里,平时有多嚣张跋扈,现在就有多乖巧讨喜。

蓝思追心里乱糟糟涌出许多柔软的情绪,实在忍不住地凑过去亲亲他的眼角。

金凌大惊:“蓝思追!你你你……”

金宗主气的想打人,可金宗主没穿衣服。

蓝思追径自绕过他去衣柜挑了一套八成新的衣服,又回来递给金凌。金凌咬牙切齿地从被子里伸出手臂来接住衣服,蓝思追看见他满脸羞恼,自觉背过身去不看他。

金凌这一身衣服越穿越觉得不对劲……这里衣外袍,裤子鞋子,全都是蓝思追用过的……

金凌道:“蓝思追!我又不用戴抹额!”

蓝思追笑道:“要拿就拿一套,哪有拆开给人的道理?”

金凌嫌弃地把抹额折三道,放在刚穿好衣服的袖子里收着,眼一眨还能感觉到蓝思追亲亲他眼角时的温度,忽然想到了蓝思追忽悠蓝景仪的时候说的话……

呸!谁要同他情投意合!

八.

金麟台。

两个一身白衣,形容俊秀的少年来到金家。江澄果真在金麟台等的着急,一见到金凌就想开口数落他只知道玩,瞧见金凌穿着蓝家的衣裳一惊。

再转念一想,金凌去人家家里叨扰这么久,也没带换洗衣服,大抵是向相熟的朋友借来换洗的。

江澄交代了金凌几句,又问候了蓝思追几句,客客气气地留他在金麟台玩一玩……

蓝思追也就顺势应下了,怕江澄说的是客气话,推辞都没敢推辞。

蓝思追随着金凌回到他住的院子里,金凌都来不及招呼蓝思追喝口茶,直直冲进了房间里,赶紧把一身衣裳全都换了。

脱下来的蓝思追的衣裳,金凌把它们整理好,叠整齐放在一旁,袖子里的抹额折好了放在最上面。

金凌对着衣服嘀咕:“说了是给我的,你要我也不还给你啦。”

蓝思追的声音从后面传过来:“早就说过你喜欢的话,开柜子随便你挑。怎么会跟你再要回来?”

金凌一个哆嗦,条件反射地想蜷起来,突然想起来已经不是小刺猬,身上已经没有了一身坚硬的刺,来保护他柔软的部分,蓝思追这样站在他身后,几乎是直白的触碰到他最脆弱最柔软的内里。

这个人进门居然不敲门!真不讨人喜欢!

八.

夜晚。

月光冷悠悠的,给金麟台镀上些离愁别恨。可金麟台恢宏壮丽到无法想象,这些离愁别恨却显得有些不足道。

金凌视线飘忽:“你……要不明天早晨走吧,晚上走怪不安全的。”

蓝思追失笑:“阿凌,你早上也是也样说的。”

金凌火起:“担心你安全你还不乐意!你是想碰到什么鬼怪,也变成个兔子老虎的,你就开心了?”

蓝思追笑弯了眼:“别担心,我御剑飞回去,碰到打不过的就跑,回了云深不知处就立刻给你传信,如何?”

金凌一腔火气被他笑起来的眉眼和柔和的语气轻易浇灭了,只剩下些委屈。

他变成只小刺猬以来,这么多天了,这还是第一次和蓝思追分开呢。

蓝思追看他神色,继续道:“金宗主在云深不知处住了许久,我们蓝家人日后只怕少不得也要常来叨扰几日了?”

金凌推他:“你走吧走吧!还没走呢就想着下次来玩了!”

蓝思追被他推的向前走几步,背对着金凌轻轻说:“不是来玩的,阿凌,我来看你。”

金凌难得蓝思追说话不想着呛他,轻轻回答他:“嗯。”

蓝家人样貌皆上品,又着白衣,看着仙风道骨走在哪里,哪里都清冷如仙境。

一定是因为这样,所以金凌才总觉得,夜里独自站在这偌大的金麟台,真是冷到心底里去了。

蓝思追离开金麟台时,就如同他缓步走在云深不知处一样,背影隽秀挺拔,月光如醇酒,一点点覆在他背着的琴弦上。

如绵绵乐章。





END



评论(6)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