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讲故事给你听呀

【追凌】《晴雨》3

《晴雨》3


凡年长些的人都知道,小娃娃长得快,一天一个样。金凌被蓝思追惯着宠着两三个月养下来,俨然是一只少年狐狸了,连带着声音都清脆许多,不再那么又奶又糯的招人欺负。

从那一日被蓝思追吓唬说要称斤卖了之后,金凌居然也老实许多,行为举止不再那么孩子气,多了几分少年人的矜持,若是不仔细又顽皮犯了什么错处,自己理亏地站在那儿,也不像小时候那样满地跑,一双水灵灵的眼那么把你瞧着,天大的不是也叫人舍不得说他。

蓝思追不曾娶亲,满府里头除了他就是金凌,金凌安稳了,后院里头就安稳了。后院里头安稳了,蓝思追走路都舒畅些,惹得旁人纷纷传着说仙君这次下凡间去莫不是带了位千娇百媚的小娘子回来藏着,不然谁能哄得仙君这样开心。

而这些传言,是并不千娇百媚,甚至还有点傻气的小狐狸一点儿都不知道的。他正高高趴在蓝思追的云上,晒着太阳昏昏欲睡。金凌年纪还不算大,蓝思追也不拘着他,自己忙公务的时候,就随他去哪里玩,反正小狐狸怕见生人,除了府里见惯了的人也不爱搭理旁的人去。

金凌喜欢爬高,缠着学会了怎么驱使蓝思追的云之后,白日就高高地架着云到处飞飞停停,正好避免见生人。几个月下来,天宫里再偏僻的去处都被他摸的透熟,趴在云上睡着了也不打紧,蓝思追早早给云施了法,时候晚了自然会送金凌回仙府去。

偏偏这天术法不知出了什么岔子,金凌在云上被冷风吹醒,还迷迷瞪瞪的呢,一看周围吓得一个激灵,一身雪白的毛都要立起来。

这是什么地方?

蓝思追府上家风清白,不过是对金凌稍稍纵容些,再加上金凌平日只在天宫上头高高略过,不曾进过别人家里去,也就从未见过这样金玉堆砌的屋舍宫殿。

金凌矮矮地贴在云上不敢动,不细看倒是像一朵云空空飘过来,上头没什么人似的。故而这所仙府轮值的人都不曾去管他,只当云是恰巧飘来的,一会儿主人捏个诀就飘走了。

便宜了金凌偷偷摸摸在云上掏个洞往下看,飘着飘着便觉得有些没意思,这屋子看着好看,一点人气都没有,比他家里差远了,换了他才不愿意住呢。

金凌看够了想回头去,却怎么也使不动这朵云了,正想着这云这么有脾气,回去一定要叫蓝思追把它散了换新的,身下的云骤降,飞速驶进了最里头的一间屋子里去。

金凌怕的四肢加上毛茸茸的尾巴紧紧扒住云,好歹没被甩下来,才晕晕乎乎地往里看,好在屋子里没人,屏风后头似乎燃着什么熏香,隐隐看见绣塌齐整,屋子收拾的很雅致。房间口的桌子上摆着个瓷瓶儿,封口没塞上,旁边还有几颗取出来的丹药,金凌瞧着有些像他每日临睡前都要吃的蓝思追哄他能“长个子”的丹药,正好离得近,手伸上去拿起来,凑近了闻一闻,云缺突然猛的一颠簸,金凌手一抖,丹药就侧着滑进他嗓子眼里去了。

云却不管这个,速度极快地驶出门外,金凌伏在上头呛得发抖,好容易咽下去,听见蓝思追有些焦急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过来:“阿凌?阿凌你去了什么地方?”

金凌茫然道:“不知道啊……哥哥你在哪里呀?我怎么看不到你?”

蓝思追道:“阿凌你就在云上别动,一会儿就看见我了。”

驶出门外不知多远,果然看见蓝思追,飞得再进些,金凌忍不住从云上站起来看蓝思追,吓得他喊道:“趴下去点儿!小心摔了!”

好在安全着陆,金凌眼泪都出来,扑过去诉苦道:“这个云它不听话了!把阿凌带到了没见过的地方去……药好苦啊!喉咙痛!”

蓝思追一眼看到云被金凌的爪子掏了个洞,又从小狐狸颠颠倒倒的叙述里明白他吃了不少苦头,竟然一时不知先心疼自己还是先心疼金凌。

云被金凌撕了个口子,也委屈得龇牙咧嘴,怼着蓝思追就是求抱抱,金凌哭的更伤心:“它坏掉了!不听使唤了!”

蓝思追立时挥袖,将云散去道:“过两天换新的。”

蓝思追很有原则,哪怕明知道在旁人府里,有人家的禁制,自己给金凌在云上施的法管不了什么用,这时候金凌说它坏了,那就只能委屈它坏一下。

可能还要委屈它今后都好不了了。

蓝思追苦中作乐地想买就买吧,谁家不宠孩子呢,抱着金凌回仙府找糖给他冲冲丹药的味道去了。

到了夜间,却发现金凌不对起来,这小狐狸正在长身体,渴睡得很,现夜都深了他还没有半分睡意,趴在软垫子上左一下右一下地摇尾巴。

蓝思追忍不住问道:“阿凌,你今天不小心吃到的到底是什么药,你还记得不记得?”

金凌立刻道:“不就是我每天吃的那些嘛!都是一个样子的。”

丹药自然看上去都差不多……蓝思追原以为,金凌说那药放在屋子里的桌上,听来又是位仙子的屋子,不过是些养颜丸之类的,吃了大概也没妨碍,又请了府上会医的人来看过,听人直夸金凌养的好,没想到这会儿金凌的反应却似乎有些不寻常。

蓝思追自己陪金凌熬到后半夜,自己都有些忍不住困,金凌却还是摇着蓬松的尾巴睡不着,蓝思追伸手按住他的尾巴摸两下道:“别动,越动越睡不着觉。”

金凌突然一抖,笑出来:“痒死啦!”蓝思追于是更使劲挠他尾巴毛。

金凌咯咯乐半天,突然小声道:“哎呀,不好啦,我浑身骨头都疼。”

蓝思追紧张道:“骨头疼?吹了冷风冻着了?”

金凌有些难受地往蓝思追那里缩一缩:“不知道,骨头疼。”

蓝思追正要起身寻医去,突然感觉手里头金凌的尾巴正在……缩短?

缩短?

不只是尾巴变了,整个小狐狸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伸长变大,雪白的毛和他的尾巴一样缩短褪去。金凌痛道:“骨头疼……好疼!”

这是要化人了啊……蓝思追轻轻拍他初现少年形态的背脊,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说:“这是阿凌长大了,要变成人了,总有这么一遭的,忍一回,以后就不疼了。”

金凌弓起背,痛的满身都是汗水从他光滑的皮肤上落下来,流到他身下的软垫上形成一块暗渍,扬起的脖颈纤长,褪去最后一层绒毛的脸颊在夜晚的烛火下白的透亮,额头的艳红小点还在,衬的一双眼粲然如两点星光。

待每一寸皮肤的绒毛都褪去,尾巴也消失不见之后,这一阵痛也就过去了。疼痛也耗力气,折腾了半夜的小狐狸刚变成人,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合上眼,枕在蓝思追胳膊上睡了过去。

蓝思追一动也不敢动,心情复杂,交织着孩子长大了的喜悦和这孩子怎么这么愁人的沉痛。

小狐狸啊,都变成人了,怎么不穿上衣裳再睡?






TBC


评论(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