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茕二白白

从入坑到爬墙都没能听上追凌同人歌的可怜人。

【追凌】《晴雨》4

《晴雨》4



蓝思追一只胳膊被金凌枕着睡了一晚上,第二天起来,胳膊都不像自己的,一边忍着酸麻还要一边给哪里都好奇的金凌解答许多稀奇古怪的问题。

蓝思追找一身衣裳给金凌换上,金凌穿的别别扭扭却万分高兴,要不是嫌热,他一身毛的时候就想要衣裳穿了!

穿完还嫌不够道:“我也要抹额!”

蓝思追心道那不就挡住了朱砂了,组织道:“我们家人啊,佩戴抹额是为了规束自我,你呢?怕是戴多少都管不住你。”

又说:“昨天你又惹得好大祸,吃了人家仙丹,少不得还要我登门赔罪去。”

不戴就不戴,金凌只是觉得新鲜,可新鲜事还多着,不差这一两件。

金凌自己下床慢慢走了两圈,也不要人扶,习惯了两腿走路之后就闹着要出门走走,蓝思追也没什么好不答应的,于是第一次带他走路出门。

走走逛逛的,金凌胆子大些了,见了不认识的人就往蓝思追身后一躲,不像从前那样怕得很了。

也真是长大了。

路上碰到几个刚飞升的小仙,都穿着一式一样的衣裳,远远看过去分不清人,金凌却突然哆嗦一下,手指悄悄去勾蓝思追,蓝思追干脆握住他的手,却摸到一手微凉的汗。

刚飞升,确实是新的不能再新面孔,可金凌怎么会怕成这样?

蓝思追没有说出来,只留意到再往后逛过去,金凌再也没有刚出门时的精神,面上笑的也不是不开心……

就只是,蓝思追觉得,如果这时候他还是小狐狸的模样,那他的两只耳朵肯定是耷拉着的。

蓝思追不知道金凌到底受过什么样的苦楚,才会让他这样小就对人产生这么重的防备,也不知道金凌这样怕人,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他就能壮着胆子一口咬住他的袖子。

不敢问,也不忍心。

既然两人都无心赏景,干脆回家去。

府里栽着棵古树,寻常走来走去也没人在意,蓝思追今日拉住金凌在树下站好道:“阿凌过来,量量多高。”

金凌依言走过去站好才问:“量这个做什么?”

蓝思追道:“今年量一次,明年这时候再来量,比较长高了多少,看看我可曾亏待你。”

说着,把手贴着金凌头顶柔软的发气比划一下,示意金凌量好了,可以走出来。

金凌一尾鱼似的一下子溜出来问道:“这个怎么记下?”

蓝思追手轻轻在树上一划,一道红色的细线清晰地现在刚才的高度,他回道:“万物有灵,不能刻上去让它白白受罪,就画上去吧。”

金凌抬头看那树,这树多少年蓬勃生长,是他这个年纪不能理解的枝繁叶茂。金凌忍不住问出来:“每年都……画一道?”

蓝思追点头:“到你长大了,再也长不高了为止。”

于是金凌也学着他点头,老成道:“嗯,每年都来。”

想回屋子休息的时候才发现,原先金凌还是个小狐狸,睡在蓝思追塌上也不挤着,这时候变成人了,便显得有些局促起来。

除非金凌睡觉的时候还愿意变成小狐狸,不然只能另安排屋子睡。

谁知胆子小的金凌居然就是不肯再变成狐狸,看着自己没有毛的爪子稀罕的不得了,宁肯自己睡别的屋子去。

于是找了间离蓝思追比较近的屋子给金凌住,收拾的很干净,也不必怎么打扫就能住人。金凌看见搬家也高兴的很,讲了几次自己睡不害怕才把蓝思追劝走,人刚走,他就又不知道做什么了,自己趴在窗口往外头看。

看多久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不过是云雾缭绕,一派天宫富丽景象。

小狐狸趴地胳膊都酸,看天慢慢昏了,才有些没精打采地躺到床上去,这才扭头看到门口,蓝思追站在那里不知看他多久。

金凌有一点点欣喜道:“哎呀!你不是走了吗?”

蓝思追于是走过来:“我放心的下吗?”

金凌往里缩缩给他腾地方,蓝思追倒也不客气地坐上去,看着窗外道:“你这时候看,有什么好看的。入了夜这外头才好看。”

金凌撒娇道:“夜里也不过就是黑漆漆的嘛!也不好看!趴在那里看了这么久,爪子都疼了!”

蓝思追给他揉揉手:“这个,不能叫爪子了,知不知道?”

又解释道:“你窗户外面有一口‘井’。”

金凌坐起来扒着窗户往外看:“骗人!我见过井的,外面没有。”

蓝思追耐心解释:“样子是不像,我们叫它‘井’是因为……因为人间的井通着大海,天上的井通着人间。”

天色暗了,蓝思追挥灭屋里烛火,轻声唤金凌再往外看:“这会儿就能看见大概了。”

原本顽固地如雪山上终年不化的积雪一般的云雾下透出光亮来,有屋舍城镇影影绰绰的模样渐渐显出来。真是入夜了,人间亮起烛火,连绵成星光才能叫远在天宫的仙人看见。

金凌看入了神,喃喃道:“原来人间灯火……真的能让仙人看见。”

原来你们能看见……原来你们什么都能看见。



TBC

评论(4)

热度(69)